科普 | 你了解碳交易吗?

2022年03月01日

碳交易是温室气体排放权交易的统称,在《京都协议书》要求减排的6种温室气体中,二氧化碳为最大宗,因此,温室气体排放权交易以每吨二氧化碳当量为计算单位。在排放总量控制的前提下,包括二氧化碳在内的温室气体排放权成为一种稀缺资源,从而具备了商品属性。

碳交易

1.基本原理

碳交易基本原理是,合同的一方通过支付另一方获得温室气体减排额,买方可以将购得的减排额用于减缓温室效应从而实现其减排的目标。在6种被要求排减的温室气体中,二氧化碳为最大宗,所以这种交易以每吨二氧化碳当量为计算单位,所以通称为“碳交易”。其交易市场称为碳市场。

温室气体排放导致的全球气候变暖问题在经济学中被称为负外部性问题,因为排放这些气体的主体虽然给外界带来了危害,却没有支付任何补偿,把本应由私人承担的成本转嫁到外部,变成了全社会的成本。

碳交易可以通过市场化机制,对环境负外部性进行校正,使其内部化为排放主体的成本,达到“谁污染,谁付费”的效果。国际上普遍认为,碳交易有社会减排成本低、效率高的优势。

2.什么是碳排放配额、自愿减排量

按照碳交易的分类,目前我国碳交易市场有两类基础产品,一类为政府分配给企业的碳排放配额,另一类为核证自愿减排量(CCER)。

第一类配额交易,是政府为完成控排目标采用的一种政策手段。通常情况下,政府确定一个碳排放总额,并根据一定规则将碳排放配额分配至企业。如果未来企业排放高于其获得的配额,则需要到市场上购买配额,否则将面临高额罚款。与此同时,部分企业通过采用节能减排技术,最终碳排放低于其获得的配额,则可以通过碳交易市场出售多余配额,双方一般通过碳排放交易所进行交易。

用一个简单例子可以描述如下:年初,政府分别给A、B公司发放碳排放配额100吨/年;到了年底,A公司通过节能改造,仅排放二氧化碳70吨,那么多余的30吨碳配额,就可以在碳交易市场上出售获得利润。而B公司,因为产业扩张导致碳排放达到130吨,相比配额多排放了30吨。此时,B公司为了避免罚款只能去碳交易市场上购买30吨碳配额。这样一来,A公司剩余的碳配额就满足了B公司的碳排放需求,碳交易最终得以实现。最终,A和B的二氧化碳排放总量锁定在200吨,完成了当年的碳减排目标。

第二类,作为补充,在配额市场之外引入自愿减排市场交易,即CCER交易。核证自愿减排量(CCER)是指非控排企业通过可再生能源(风能、光伏、生物质等)、林业碳汇、甲烷利用等项目对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或增加碳汇的效果进行量化核证,并在国家温室气体自愿减排交易注册登记系统中登记的温室气体减排量。控排企业可向自愿实施减排的企业购买CCER用于抵消自身碳排的核证量。

我国碳交易市场现状

1.全球碳市场现状

截至2021年1月31日,全球共有24个碳市场正在运行,覆盖了全球16%的温室气体排放,涉及的司法管辖区占全球GDP的54%。另有8个碳市场正在开发中,14个司法管辖区在考虑碳市场这一政策工具在其气候变化政策组合中所能发挥的作用。

目前国际上运行较为成熟的5个碳市场包括:欧盟碳市场(EUETS),美国区域温室气体减排行动(RGGI)、加州总量控制与交易计划(CCTP),韩国碳市场(KETS),新西兰碳市场(NZETS)。

2.国内碳市场现状

目前,我国碳市场已经正式上线交易。全国碳市场第一个履约周期为2021全年,纳入发电行业重点排放单位2162家,覆盖约45亿吨二氧化碳排放量,一经上线就是全球规模最大的碳市场,投资潜力巨大。

中国碳交易市场在试点阶段取得了一定成绩和经验,但受到地区性和覆盖面等因素的限制,其交易规模、交易价格、流动性和投融资功能均有待提高。全国碳交易市场的启动,凝聚了各方的期待和关注,未来市场规则将如何完善和发展,如何发挥市场机制作用激发企业主观能动性,碳市场对助力国家实现“双碳”目标将发挥多大的作用,是值得参与者期待的